物可名,物非名。名不一,诸名互易。

Prof. LU

Pieris是一个名字。它所代指的那个人费了很大的功夫才为自己挑选出这个名字。

不止一个人曾问起Pieris其名的意思,但他大抵从未认真回答过。他认为,一个询问Google、Baidu便能解决的问题,不应该劳烦他亲自解答。但奈何被问急了,有时也会蹦出几个字:

马醉木,知道吗?

旁人摇头。Pieris不再说话,旁人也不再追问。

Pieris熟练地结束了关于名字的对话,正如他结束其它日常对话一样。

Pieris一直以为,名字是很重要的。他曾有过很多名字,而每次为自己拟好一个新的名字时,都会沾沾自喜好几天。

Pieris喜欢新名字,因为他觉得,新名字就意味着新的开始,新的世界。

Pieris为自己准备了很多名字。他仔细地区别在每个社交网站上使用的名字,为自己的每一个名字设定好身份、习惯、性格,然后每天进行角色扮演游戏。

Pieris并不觉得疲惫或者厌烦,不如说,他喜欢这种感觉。戴上面具的那一刻,他才能真正安下心来。

Pieris不能算是网络原住民。出生于21世纪的他,6岁第一次接触电脑。但很可惜当时的Pieris完全没有注意到贴吧、论坛的存在,只是醉心于4399、赛尔号,如同他的大部分同龄人一样。

但他终究无法融入周围,虽然他很想那样。他费劲心力跟上同学的“潮流",手里的玩具跟随着同伴们从四驱车到悠悠球到陀螺到魔方,换了一个又一个;赛尔号洛克王国奥比岛CFLOL,电脑游戏也一再更换……他累了。

在那个又一次被同伴嗤笑”怎么还在玩那个老游戏“的一天,Pieris终于下定了决心。

Pieris喜欢一个人呆着。

一个人的时候,Pieris常常根据心情挑选一个名字,以那个名字的身份浏览网页、查看论坛,饶有兴致地看着双方骂战……如果心情足够好的话,Pieris会以那个名字的名义留下一点足迹。

但那种情况很少发生。

倒不是说Pieris成天生闷气,只是他太喜欢网络这个匿名的环境了。他再也不必担心不小心说错的一句话会产生持久的影响,也可以换一个身份去讨伐几分钟前的自己……但最重要的是,他当然可以不必因为不会说话、不想说话、不说话而惴惴不安。

但是那种日子并未持续多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Pieris注意到,很多新的网站注册时,都需要手机号了。

凭借多年的网上冲浪经验,Pieris搜寻到了各种跳过手机号注册的方法。可是好景不长,这些方法一个接一个地失效了。

Pieris不甘心。

在他持续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了一个令他满意的解释:

手机号注册就是后台实名制。

满意,却无法接受。

Pieris笃信,自由地上网是每个人应有的权利。

Pieris清楚匿名社区的各种隐患,也知道黑暗常常与光明共存。但Pieris始终觉得:

没有黑暗比黑暗本身更可怕。

以上便是Pieris的自我介绍了。如果你在别的地方看到了Pieris这个名字,可能是他,也可能不是。如果你一定要问是不是,我想他会明确地告诉你: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