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5月4日。我擦眼镜的时候把陪伴我九年的镜框折了。

配完眼镜,溜着弯儿拐进了眼镜店旁边的书店。一边暗自思索上地华联商业区居然有这种地方,一边快速扫视书店内部结构并在脑内规划好了遍历所有书架的最短路径。畅销书……余华……村上春树……哈利波特……三体……熟悉的书名消耗着我的耐心。继续踱步,绕到书架后方,不少人席地而坐,看得入神。但横亘过道的腿也极大地减慢了我的行进速度。无奈之下只好让视线代替本人在书架上缓慢爬行、由近及远。

视线行进到哲学书架时停住了。坐在书架前的是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子。睫毛很长,运动服运动裤,粉色球鞋。

我收回视线,脑中闪过无数电影动画小说中的经典桥段。逐一排查辨别,竟感觉没一个中用。冷静,冷静,想想怎么搭讪。架上的索绪尔罗兰巴特,这时候也帮不了我一丁点。有位名人曾经说过,搭讪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话题,需要个话题,选什么话题才好。

想到这里,我兜了个大圈子绕回哲学书架,用尽量不被注意的视线瞄到了书的封面——沉默的大多数。王小波啊,倒是挺适合今天看。想起来我看这本书时是高中,令我不禁怀疑眼前的女孩子是高中生。

成功学……生财之道……商业密码……眼前的书充斥着功利与世俗,而我内心早已飘到九霄云外。

「你也看王小波?」

我暗自思索:如何自然地表露出自己读过这本同时不让人觉得装B?我对王小波的了解也仅限于这一本和小波变换,时代三部曲我可是半部也没读过。既然她坐在哲学书架下,莫非是来读哲学书的,翻翻小波只是消遣?凭我的三脚猫哲学水平,话不过三句必露馅。

「我能坐这儿吗?」

礼貌归礼貌,但我未经雕琢的外貌也几乎消灭了进一步发生谈话的可能。摸了摸脸,胡子忘了刮。**!(脏话)

「今天天气不错。」

怎么回事,脑子里居然蹦出这么一句老掉牙的打招呼用语。况且今天北京大风蓝色预警,踩单车来的路上帽子差点被吹翻,与“天气不错”相去甚远。

…, …。

她起身,夹着书往收银台方向走。见鬼。我朝着那个方向凝视,懊恼,步子却怎么也迈不开。

她停在了一个书架前。我舒了一口气。

她又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我站在距离五米的地方。

她拨弄了一下刘海,调整坐姿,继续翻着页。Bgm是不知名的钢琴奏鸣曲。

书店隔壁的咖啡厅香气氤氲。我漫无目的地看着价格板,正如一旁的小孩看着畅销书架——我们都毫不在意我们正看着的东西——畅销书架旁边有一整排奥特曼模型。

忽而内急。几经周折,待我返回书店时,女孩已不见踪影。抬腕看表,竟距离初次踏入书店已近一个小时。店门口巨大的工作细胞海报,红细胞努力地搬着箱子,满脸笑容大步流星赶往下一个目的地。

还是怂了啊!我挠了挠头,耸耸肩,也迈着轻快的步子头也不回走出了店门。


后记

1)书店其实挺不错的,二次元浓度颇高,而且意外发现wlop和佐仓老师的画集。

2)延伸听歌:深夜书店by许嵩·洛天依


V厨,但也很喜欢Synthesizer V和CeVIO。音游狗,人菜瘾大。